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仲裁帮助 > 案例分析

案例分析

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大川门业集团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4-02-28 00:00
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大川门业集团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案
来源:北大法宝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1)渝五中法民特字第27号
申请人: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修才,该公司某某某。
委托代理人:唐建国,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李小松,某某某律师。
被申请人:重庆大川门业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宏,该公司某某某。
委托代理人:尹艳。
  申请人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川教育建筑公司)与被申请人重庆大川门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川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合川教育建筑公司申请称,请求裁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入户门采购合同》中第十一条仲裁条款无效。重庆仲裁委员会受理的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买卖合同纠纷案,该合同第十一条约定:“解决合同纠纷的方式:双方协商或向重庆仲裁委员仲裁。”该仲裁条款为“重庆仲裁委员”,该约定为交由仲裁委员即为自然人仲裁,而并非受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双方买卖合同纠纷案的仲裁机构“重庆仲裁委员会”。同时合同中约定的“重庆仲裁委员”并非任何仲裁机构,故双方对仲裁的约定属约定不明确,并且也未达成补充协议。根据仲裁法第十八条规定,仲裁协议对仲裁事项或者仲裁委员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当事人可以补充协议,达不成补充协议的,仲裁协议无效。
  大川公司辩称,合川教育建筑公司的申请理由不成立。合同中向“重庆仲裁委员”仲裁是笔误,本案可推论出约定由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
  经审查,2009年1月13日,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铜梁县政府招待所改造工程项目部与大川公司签订《入户门采购合同》,该合同第十一条约定,“解决合同纠纷的方式:双方协商或向重庆仲裁委员仲裁。”后大川公司以合川教育建筑公司拖欠其货款为由,以合川教育建筑公司为被申请人向重庆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本院认为,在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铜梁县政府招待所改造工程项目部与大川公司签订的《入户门采购合同》中约定,解决合同纠纷的方式为双方协商或向重庆仲裁委员仲裁。由于我国法律未规定自然人仲裁制度,因此,大川公司关于该条约定中“重庆仲裁委员”系笔误的辩解理由更符合情理,对该约定应理解为其真实意思是向“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仲裁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名称不准确,但能够确定具体的仲裁机构的,应当认定选定了仲裁机构。”根据对《入户采购合同》的前述约定的理解,能够确定具体的仲裁机构,故合川教育建筑公司要求确认《入户采购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无效的申请不能成立。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申请。
  本案申请费400元,由申请人重庆市合川区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秦 文
审 判 员  沈 娟
代理审判员 余 梅
二○一一 年四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邓筱茜

版权所有:南宁仲裁委员会

东葛路办公区:南宁市东葛路125号市司法局大院内

邮编:530029桂ICP备18007208号访问量: